如果文明是叫我們卑躬屈膝 那我就帶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

 

今天終於去看了賽德克巴萊,剛剛在版上看到心得文高達2300多篇,有好有壞

 

 其實我對於整個霧社事件,還有一些戰役歷史的過程與細節,並沒有像一些專業的鄉民那麼熟悉,我的心情波動很直接,就單純地感受電影的情節

 

一開始的電影背景,我覺得跟史前一萬年(10000 B.C)和阿波卡獵逃(APOCALYPTO)很像,都是未受過文明教育洗禮的原住民,在山林裡的生活,只是這些事情發生在台灣,而且是真實的上演過

 

演到莫那他們開始被日本人統治的時候,我的眼眶開始泛紅,心也酸酸的,有人說他看到的是蕃人的野蠻,而我看到的只是一種民族性而已,不是嗎?他們沒有受過文明的教育,攻城掠地,靠的就是殘暴的殺戮,為的就是保護自己的獵場,而他們信仰的就是他們的祖靈,祖靈認為要取過敵人的首級,雙手要沾滿鮮血才能進入彩虹橋,我相信如此的賽德克巴萊,如此強烈的民族性,之後因為日本的統治而屈就,隱忍了二十年,其實這對莫那他們而言是何其的污辱,當時的日本人就真的文明嗎?也許商店是,也許郵局是,也許學校是?但真正的文明應該是平等的,不是嗎?

 

我能夠想像那種心情,就像每次參加奧運,各種國家之間的比賽,各種形式的頒獎,我們台灣總是被打壓,總是要以中華台北的方式登記,出賽,我們不能說自己是一個國家,這是多讓人感到悲哀的一件事,所以,沒有戰爭就等於文明嗎?沒有野蠻就能低頭認為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嗎?? 

 

但是,野蠻終究是會讓人心痛,多少無辜的人死於這種驕傲,用了多少鮮血讓那些年輕人臉上可以畫上圖騰,取下多少首級才能讓真正的英雄們能走往彩虹橋,每一幕都讓人鼻酸,就像我們看到911事件一樣,那種自殺式攻擊,只引起了更多的仇恨,並不會讓任何人得到教訓,會因此停止任何不可預期的戰爭嗎?...

 

也許我們的文明,只是另一種野蠻的方式...

 

電影中的配樂,呆虎說常常讓他很跳tone,他認為殺人就應該配激昂熱血的歌,配比較慢的音樂讓他很不過癮,但我反而因為這樣的配樂,而更感受到那些部落族人殺人的感受,他們帶著的是悲憤的心,如果是很快的配樂,也許我只會感覺到恨,然後只聽到不斷將尖刀刺入的恐怖,劃過頸部的畫面,但是這裡的配樂,讓我感受到了悲,那種不得已,20年的委屈就是等待這一刻,在你鮮血流出的時候就能化解我們的仇恨了!讓我們到彩虹橋的那邊當朋友,這句話真的很心酸~

 

帶著仇恨活著,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,所以我從來不恨人,甚至連討厭都會因為對方的一點好,而變成一點都不討厭,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值得讓我們去怨恨,因為你越恨他,他就會破壞你人生的快樂越多. 我不是人本主義,我也不主張廢除死刑,我想如果不能原諒的時候,也許也是讓自己好過一點的選擇.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ummermi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